[232期]社論 講台後的辛酸,誰知道?

灣的高等教育水平不斷提升,台灣受高等教育人口佔總人口數 37 個百分比,接受高等教育對台灣人已經習以為常,高等教育的市場卻因為少子化不斷減縮,一個必然存在的市場,卻不斷縮小,促使高等教育產業必須採取一些手段以維持運作,開源節流即是高等教育產業的策略之一,而節流的的對象,便是講台上的教師。

上課鐘響時,與學生分享所學知識,下課鐘響後,趕往下一所任教的學校,奔波於各大學間,福利、收入隨著各間學校的制度而變,也不適用勞基法,無法長期任教於一所大學,教學品質、研究項目可能都會因為四處奔波而大打折扣,更必須配合各所學校的教學評鑑,而教學評鑑便會影響教師的續聘與否。這是台灣兼任教師的現況,也是台灣高等教育的危機,社會期待的大學老師是擁有高度的學識成就,並且為培育新血而努力,事實上卻是高等教育產業開刀的對象,當然有一些在業界擁有高度成就,樂於回饋教育的兼課教師,但是對於兼課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教師來說,台灣的兼課制度已經嚴重有害於高等教育品質,也危害到兼課教師本身的生活品質。

如此的高等教育產業是否符合社會期待,台灣的高等教育走向商品化不斷受到爭議,但似乎已經朝必然發生的方向,更多外籍研習生的開放、兼任老師的不平等待遇,高等教育產業在執行開源節流的同時,是否仍然能提供優質的教育品質,是否還能維持學校與教師間合理的主雇關係,若教育商品化帶來的競爭能促使高等教育必須更進步,才能維持競爭力,是我們所樂見的,但現下的情況卻讓我們看到不平等的主雇關係以及教學資源的不足,若學生畢業後之後,留下的只有學貸,卻沒能留下出社會後所需的技能,損失的還是台灣整體。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